高果糖浆_syrup

DC诚可贵,国创价更高。若为亲情向,二者皆可抛。

大家听说过《亡灵杀手之夏侯惇》这个一言难尽的国产漫画没……嗯没错有个同名手游来着,但两者之间没啥子剧情上的关系似乎。
重点是这漫画里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曹操本人没什么动静,却冒出来一个估计是曹老板妹妹的家伙,设定上还和曹总长的超像,除了曹家夏侯家别人都不知道她其实不是曹操,用老板的身份干这干那的,又是行刺董卓又是火烧乌巢……
而且就连官渡的惇哥也不是惇哥,是本作主角用东尼的名字在那儿打打杀杀……
不过如果这漫画推惇曹,我就原谅它(ntm),但是我觉得希望渺茫,八成是会推主角x曹总妹妹……
放些截图,依次是红毛本作主角两张,黄毛曹总妹妹两张,没瞎的惇哥两张,最后一张是未出场的棕毛曹总人设

纪录片《三国的世界》大家看了吗

你们看今天晚上七点的纪录频道《三国的世界》了么,一共六集,今天这集太祖专场。
最后旁白说:“他是那个时期最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
……朋友们,我已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PS:没看的小伙伴,今晚四川卫视十点半还会再播一次,不要错过】 ​

【雷祖】粘着系男子15年的纠缠不休 改词

一个雷祖改词,雷德第一人称视角,其实并没有改多少。不会画画的人做不了手书只能改词。

原曲:粘着系男子15年的纠缠不休

原曲作词:有条翻车鱼死在我家P

作曲:有条翻车鱼死在我家P

编曲:有条翻车鱼死在我家P


改词: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第一年我是不顾一切的

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不停地写着

固执地舔着邮票

急切地想要把我的唾液(心意)传递给你


第二年我也是不顾一切的

以至于房里着火了我都没发现

衣服从下面烧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全身的衣服也只剩下领子了


第三年我已经熟能生巧了

已经都快要达到文学的领域

我将其发表在aotubook上

粉丝数一下子爆满了


第四年我向杂志社投稿了

结果在宇宙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诗集出版已经决定好了

我把实验体的工作甩掉了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第五年我成了职业诗人

在年轻女性中特别受欢迎

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所以她们在我眼里看来只不过是能随手弹飞的小虫子罢了


第六年我把自己的身体弄垮了

诗篇总数也超过了两千

没有哪里的骨头没有骨折

没有哪里的内脏没有破损


第七年我的身体康复了

今天把你比作什么好呢?

是风之精灵呢?

还是远古部族主神呢?


第八年我还是没有变

今天把你比作什么好呢?

是集团制企业执行董事呢?

还是黑手党家族继承人呢?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五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第九年我遭遇了一场事故

脑袋似乎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可我还是记得我最爱的人是你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我的记忆没有回来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着你

我仅仅只是想要一封回信而已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我的记忆也没有回来

我还是那样喜欢着你啊

除了这份感情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第十四年我的记忆还是没有回来

每一天都过得惶恐不安无比煎熬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见你啊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啊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回想起一切的我大声痛哭

我终于全部都想起来了

原来十五年前你早就已经死了啊……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总有一天可以传达给你?

每天我都将它们放入

这个曾经属于你的房间里


我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但我对你的爱也将永远持续着 不过

我还是相信我还能再见到你哟

可你又再一次消失不见了


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

寄送出去已经有十六年了

回信还是没有来

回信还是没有来


【圣德父子】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逛b站,开脑洞,脑补吃糖无止境×
一个智障改词,灵感来自b站某视频:av5023558
圣德父子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注意。
无脑撒糖,我是真心觉得德拉格真的会这么干的!
原曲:家に帰ると妻が必ず死んだふりをしています
其实原曲很有名啦~
so,here we go!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作词、演唱:火之恶魔圣主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有了一个也会吐火却个头超小的儿子
儿子他各式各样作死搞事丝毫不矜持
话说最大的爱好可能是装死

开始充其量只是摔倒一副缺钙的样子
派人买了营养品还收了被子
推开门发现儿子他已经换了一种方式 “扑通扑通”倒在地上装死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门口这次吧有可能遇了刺
儿子倒在地上还用番茄酱留下一排: “刺客就是……”这标准的句式

这次鱼缸里的儿子看起来像溺水致死
水中他的双眼已经闭得很死
我的天哪  儿子
你今天穿的可是袍子
急忙把他捞出水池摆正姿势

还有一次是对我拉车的生物过敏致死
他颤颤巍巍地指向凶手位置
我配合他看向飞龙问怎么回事
坏脾气飞龙还竖起了中指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还会有绷不住笑的牙齿
每次我也做不到跨过他来选择无视
明明就是赖上了我啊

他脸上写着“不抱我起来就没法医治”
只好抱他起来在再笑他幼稚
儿子看起来不开心觉得是我坏了好事
于是别过头去说:“都是你不好。”

儿子每天装死也许是因为我不善言辞
交流又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摔倒时就该一把扛在肩上就不会有事
而如今演变成了装死模式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成了我们之间交流的方式
我提前回家时他会手忙脚乱装死
表演起粗略的碰瓷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这样的话也须按时回家
让这只倒地的小恶魔等实在是不行啊
也不能让这个小坏蛋放假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儿子在装死
其实已经期待起每天回家
看见他冲我笑忘了藏起小恶魔的尾巴
所以今天是什么样的呐?

【脑补】德拉格与黑影忍者的妄想过去

每次脑补“你总是忙着和那些巫师打架”那段日子的德拉格,脑内莫名浮现的总是圣主的城堡里,既要当守卫又要当保姆的倒霉忍者们,给小龙穿衣穿鞋做饭洗澡的画面……

不不不太和谐了,应该还得有德拉格不高兴时就朝他们摔东西“你们要是真的想让我开心起来的话,就去给我把那些讨厌的巫师统统杀光!”这样。

还有德拉格试图溜出城堡到外面玩玩时耍尽各种手段支走忍者们的日常。

咳总之,我一定是中了小玉的刺青那集的毒了才会满脑子任劳任怨的黑影忍者……